最新网址:www.25wx.com

刚回,林奴儿便沐浴,伺候熟悉习惯,热水早早

松竹馆内主卧,四叠屏风挡住浴桶,袅袅蒸汽萦绕屋顶梁木

林奴儿泡漂满玫瑰花瓣热水,青丝高挽,脖颈莹白修长,香肩胸脯挂水珠,烛光反射光芒。

肌肤凝滑脂,像极尊玉

司琴浴桶边服侍边称赞林奴儿肌肤,:“林位林世熙郎君,听醉花楼已经七品通灵境,呢。”

“七品通灵境何稀奇。”林奴儿笑笑,轻轻拨水花,:“林郎君才气,倒耳闻,方。”

司琴低声笑:“姑娘喜欢才华郎君,像石安合,父亲官位,便终耀武扬威。林郎君才华横溢,若姑娘法眼,恐怕姑娘终老醉花楼。”

“连取笑……”林奴儿指头戳戳司琴脑袋,叹口气:“名垂青史,何其困难。荒妖界,真正名垂青史妖,除几尊妖皇外,少?”

主卧房门被推名婢,脆声:“姑娘,位姓侯郎君,让婢送首词。”

林奴儿皱皱眉,司琴斥责:“规矩东西,姑娘沐浴岂敢打扰?!”

低头语,敢与司琴顶嘴。

林奴儿淡淡:“放桌吧,告诉位侯郎君,奴儿。”

释重负,“哦”声,宣纸搁,便

沐浴完,林奴儿披轻薄纱裙,曼妙身姿若隐若,与展露气质雪白脚丫,桌边坐,目光宣纸,随

目光倏凝固,痴痴宣纸。

《青玉案·醉花楼赠林奴儿》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玉壶光转,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众千百度。蓦回首,妖却,灯火阑珊处。

司琴走厅,却见林奴儿死死抓张宣纸,微微抖,脸色古怪。

司琴

,林奴儿竟冲向房门。

“姑娘,姑娘……般模门,使……”司琴死死抱住。

,快放。”林奴儿急红耳赤,“莫郎君走,快追回。”

司琴怎明白,首词已,竟让姑娘失态,往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全,若,醉花楼头牌往哪放。

“姑娘稍安勿躁,奴婢立刻请……请位……侯郎君。”

司琴离,林奴儿衣衫呆坐桌边,恍惚宣纸。

“众千百度……蓦回首,妖却……灯火阑珊处……赠林奴儿,赠林奴儿……”

俏脸滚落豆泪珠,竟嘤嘤嘤哭

林奴儿醉花楼头牌花魁,名妖路线。

荒妖界著名沈周臣,曾月港城幅丹青画,写首词,其“琴韵歌声,丹青留芳名。”使声名噪。

沈周臣早已暮,良配,林奴儿醉花楼,今,终

内容应景,短间内此千古名篇,堪称才!

林奴儿喜极泣。

声爆竹炸响,晚善化巷烟花夜空消散,群妖物簇拥巧云,路吹捧进入醉花楼。

妖物讨,“巧云姑娘主角,先请。”

妖物奉承,“醉花楼新晋头牌,花魁。”

妖物玩笑,“名篇傍身,恐怕高攀。”

巧云掩饰,淡淡回应:“哪捧场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仙侠相关阅读More+

玄天龙尊

骇龙

天元仙记

陈若浊

问陆

一狐墨水

神秘复苏

佛前献花

顶级气运:带领家族去修仙

身残志坚小言哥

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

沉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