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5wx.com

傅啾啾等买完门口跪呢。

门口指指点点,姑娘,此梨花带雨,像委屈似

傅啾啾门,故:“呀,呢?”

“快吧。”

姑娘腿跪麻,却傅啾啾抱怨。

“玉妍,买什并买。”傅啾啾宠溺语气,任谁,傅苗玉妍媳妇儿

苗玉妍嘿嘿笑,“姑姑,,买绣很吃东西,吗?”

次添福给榴莲千层,吃。”

傅啾啾笑,“简单,走吧,带够。”

姐,苗玉妍教养疯丫头此被重视,气

回头敢跟告状。

告状给撑腰,被骂。

傅啾啾啊,准太妃,未娘娘啊。

苗玉妍傻,“姑姑,刚刚。”

傅啾啾笑,“话怎?怎呢?孙媳妇,,便,何况,父亲外公忠君爱臣,养尊处优,知疾苦配议论?”

苗玉妍比赞,“姑姑,您。”

惜,兵打仗,敢瞧。”

傅啾啾笑,“?”

苗玉妍眼亮,“吗?”

“眼代表。”傅啾啾知唐羡法已经被

像听届科考加入,才高八斗,入朝官。

文官距离武将远吗?

话,傅啾啾敢先,万叫苗玉妍白欢喜吗?

更严重话,许透露麻烦。

,傅啾啾先让傅添福给苗玉妍拿

做榴莲千层,每次进入空间,水果,四哥。

苗玉妍糖,指盘旋鸟儿,“添福,鸟怎往厨房飞,咱烤鸟吃。”

傅添福吓轻,“别,抓,姑姑养。”

“哦!”苗玉妍听话,娘嘱咐听长辈话,长辈听傅添福话,准错。

姑姑养鸟怎啊?”

傅添福笑,“啊,,爷爷两次,姑姑姑姑醒。”

?比孔雀吗?”苗玉妍问,孔雀

傅添福摇头,“。”

厨房,傅啾啾鸟儿飞回便张掌,鸟儿落

鸟儿真听话,每次见您,叽叽喳喳。”念夏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关山月

墨缄言

缔婚

法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