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5wx.com

启国的四季,从冬到春的回暖以月为计,逐步攀升。

到了夏日,从初夏到入暑,气温却是突然间拔地而起。

六月初五,来顺为西偏殿送来许多消暑利器,件件都是寻常人家闻所未闻的稀罕物。

别说民间,就连久在宫中的侍竹聆音,见了也十分好奇。眼巴巴盼到来顺离开,迫不及待地凑上去左顾右瞧。

不得不说,太后为了收买姬璇,的确舍得砸下本钱。

冰块,酥山,瓷枕,叶轮拔风……能同时享受这些的门第,整个大启恐难凑齐两双手。

姬璇知道在其他人眼里,自己算不得什么高贵人士,猛然享受此等优待,心中免不了惶恐。

可人的天性使然……冬渴求暖,夏渴求凉,这是剔除不掉的本性。

用着用着,她发现这些大宝贝们真香!

于是,那惶恐当中被夹杂进了几分逃避,能快活一时是一时。

这样想来,后续她享受得就心安理得多了。

安逸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直至初十,外面因筹备万寿宴一事忙得不可开交。

云天穹作为主角,不好自己为自己操办。太后做母亲的,当然也没有给儿子忙活诞辰宴的道理。

照常来说,这应当由正妻,也就是皇后操持。

无奈中宫之位从始至终空缺,所以往年一贯交由礼部经手去办。

今年云天穹破天荒下令,将接待外邦使臣,备宴等事宜交到了容妃手中,叫她凡事多学着些,为以后应付各种场面打下基础。

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倒也不是礼部不堪用,但归根结底,他们算是外人。”

“宫闱间,关起门来就是一个家,男主外,女主内,身边总要有个人将这一摊子打理好,拿得起放得下。”

他就这么一说,别人那么一听……

结果没滋味的闲话又开始传起来了,说什么皇帝有意立容绪为后。

但据宝宁宝庆他们轮番打探,得出的结果是……他在画饼。

紫宸殿那边依旧冷锅冷灶,饼是一个接一个的画,总想给人希望牟足了劲为他卖命,却光顾着画,根本没打算烙。

因他空口白牙的三两句话,容绪那边算是倒了霉了。近几日天不亮就起,快要擦黑了才回,在礼部的协助下,无间歇地选布料,选花式,布置皇宫与设宴大殿,定菜,试菜……忙得脚不沾地,活像只被鞭子猛抽的陀螺。

反观长信殿这边,姬璇每天都睡到自然醒,吃完早膳去紫宸殿骚扰云天穹。明面当舔狗,看他甩冷脸,暗地里抽丝剥茧,体察他真正的心意,冰碴子里找糖,两人甜甜蜜蜜。

晌午回偏殿用饭,午后最热的时候在躺椅旁摆上几坛冰,熏着冷气小憩,下午闲暇时召婢女凑几局叶子牌,入夜躺在瓷枕上入睡,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滋润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谍影凌云

罗飞羽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九章吉

明月珰

带枪出巡

欲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