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5wx.com

,快更新长璟妧!

坐落驿馆专供各使臣居住。

穿蔷薇玫瑰插栽花丛,便座三依水榭。

轩门呈半圆形,恍若明月初升,走高阶,坪铺梅花状,微风掠竟似暗香浮,令醉神怡。

木,几乎凤璟妧喜欢

祁焕与凤璟妧并肩走,刚住处便见将随身物品收拾祁珩

祁焕,祁珩明显愣,旋即微笑煦惊艳,便桀骜英俊祁焕,光影逊色几分。

“王爷。”

祁珩略颔首,算

祁焕微笑,抬势,:“王爷与郡主先请。”

等进凤璟妧居住,才摆设竟与凤璟妧闺阁十分相似,除各处物件外形,便摆放位置

凤璟妧禁讶

祁焕却毫察觉祁珩似笑非笑眼神,察觉凤璟妧寸寸打量、满含目光。

“今歉,二则与两位商量续安排。”

祁珩气稳神闲,卷翘睫毛微微落,目斜视微漾茶水,似乎很兴趣:“王爷做?”

祁焕坐凤璟妧抬眼便洁白孔,波澜,却丝毫显。

“两位东魏驻足半却需做许本王与陛两位休息,实间紧迫,叨扰。”

凤璟妧听禁皱眉,“王爷便客套话与其齐王。”

祁焕尴尬,轻咳声沉声:“必两位今,东魏权政由世财阀掌控,

足,治疏松,东魏至今未做真正君主集权,改变状,财阀举铲除。”

“财阀势力早已经渗透东魏角落,举铲除,怕。”

祁焕点,魏合便必须剪除改革路拦路虎。

徐徐图谋精巧布局间太与兄长花费间,打死,反攀附,聚敛钱财越

使鬼推磨,招兵买马,朝廷根本奈何根针。

确很棘,东魏必须取舍。”

祁焕眼睛明亮极忧愁与寒霜,积困积弱忧思,贵族奈何。

凤璟妧与祁珩眼,声音缓缓流水,漫田,滋润方土

“王爷做?”

祁焕眼眸霎间明亮,原本阴霾空,“兵,将斩杀!”

祁珩皱眉思索片刻,却觉妥,“若举斩杀,斩杀呢?东魏保证身运陷入停滞?初死掌权便崩溃法运,更何况掌握东魏经济命脉财阀世朝崩塌。”

祁焕捏茶杯细细摩挲,眼眸深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相关阅读More+

大唐第一祸害

一曲未完

亮剑之浴血抗战

我是三水啊

大唐从挽救长孙皇后开始

见月明

世子很凶

关关公子

斗破之开局魂二代

逆风心

我在大唐开酒馆

小胖的熊猫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6 17:44:32